Return to site

80后剧角映画梁巍:三周融资一个亿 要做新三板的华谊

来源:创业邦

出生于1984年,梁巍今年已经过了31岁。但站在他的办公室里,你却能感受到这绝对是一个电影“疯子”:办公室里摆着几百个动漫手办,大部分都是“漫威“和“迪斯尼”的经典动漫形象:绿巨人、钢铁侠、美国队长、甚至大白……很难想象,这是一个估值近10亿元公司的CEO,不,下个月剧角映画即将挂牌新三板,有券商给出的目标价是30亿,这意味着80后“草根”梁巍身价已经上10亿。

2007年,从湘潭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创业的梁巍为了自己的电影梦,只身一人来到北京。当时梁巍创业的启动资金只有2000元,这是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事情。近日,剧角映画对外宣布已经完成了C轮融资,该轮融资由奥飞动漫和天风证券领投,数家证券基金机构跟投,额度超过1亿人民币,其母公司估值已达到近10亿。这意味着梁巍在短短的几年间,创下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财富和商业价值。

我在两年前就见过他,此时他刚刚拿到同创伟业的千万级别A轮融资,在同样以电影营销起家的公司里,剧角映画是第一个。但彼时不过是一个做电影营销的小公司而已,而两年后再次见到他,剧角映画估值近10亿——两年间增长了10倍,而面对剧角映画的突飞猛进梁巍依然很淡定——剧角映画已经获得奥飞动漫注资,联合有妖气开发“端脑”、“雏蜂”、“镇魂街”三个堪称“国产顶级动漫IP”真人大电影,瞄准国内以漫画改编真人大电影这块蓝海,他想做中国版“漫威”。

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数据,2014年全国电影总票房296.39亿,同比增长36.15%。光线传媒、博纳影业、乐视影业、万达影视、华谊兄弟(48.47,0.120,0.25%)五大发行公司发行的影片占国产片总票房的58%,另外42%的票房由其它小公司创造。不过,在繁荣电影市场背后已渐现隐忧:一方面大公司对行业的影响力变弱;另一方面国产影片中,真正能赚钱的不到20%。中国电影行业还在一个乱局之中,这也正是剧角映画这样的创业公司的机会。

“剧角映画是新三板上市的影视公司中,有全产业链布局的影视公司。”梁巍认为,剧角映画有机会成为新三板的下一个“华谊兄弟”。

《首席娱乐官》独家专访了剧角映画创始人梁巍,听听这个80后“新富”讲述他从白手起家到即将“一夜暴富”,这曲折的电影梦上的孤独、狂喜和落寞。投资人对他的评价是,“他很像下一个贾跃亭”。出身草根、具有超前的战略眼光、行业外的“野蛮人”,一直被行业内嘲笑却又一路攻城略地,但这或许正是他创业成功的核心秘密。

即使是现在,身价已经上亿的梁巍都不认为自己是“成功”了,反而觉得在接近黎明前,有那么一些小骄傲,小欣喜,但更多的是“焦虑”和“战战兢兢”。

三个星期融资一个亿,准备挂牌新三板

作为一家影视创业公司,剧角映画似乎一直倍受资本圈的青睐。2013年剧角映画获同创伟业千万级A轮融资,2014年获天星资本和同创伟业6000万元B轮融资,2015年初获奥飞动漫数千万人民币B+轮融资,紧随的C轮更是拿到一个亿。据悉,这也是公司挂牌新三板上市前的最后一次融资。

几个月前,对上市等概念颇有些“小白”的梁巍弄明白一件事,即剧角上市会带来一个好处,那就是他们的股东在解锁期之后可以交易套现了。至于上市的坏处?梁巍好像并不care,他关心的是如何不辜负一直以来相信剧角的投资人。于是这轮融资就启动了,并被定义为上市前的最后一轮。

不过,梁巍自己也没想到的是,这轮融资会这么快,只用了三个星期就全部敲定,甚至后续一些想投资的机构都进不来。这可能是因为剧角已经有明确的上市计划,吸引了一些投资人,大家对剧角的业务也比较认可。而且在细分领域里,还没有一家比较完整的产业链公司在新三板挂牌,剧角却正是一家这样的公司。

剧角映画刚创业时以社会化电影营销起家,现已发展成集影视投资、制片、营销、发行、影院投资、娱乐商务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影视集团,下辖剧魔影业、剧麦发行、剧制文化、剧星经纪、剧角影投、剧象漫画六家子公司,旗下第一家国际影城已于2014年底在湖北仙桃开业,剧魔影业既有《端脑》等这样的大IP电影,而今年七月份由剧角宣发的何炅转型导演之作《栀子花开》上映。而未来剧角映画计划开设200家影院,但梁巍却透露剧角将会以“轻资产模式”的方式来做影院。也就是剧角映画只保留品牌和经营权,但不会实际控股。

而另一方面,剧角映画要用工业化的体系去做电影,成为美国漫威那样的公司,依靠产品线生存,而不是电影导演。漫威旗下拥有蜘蛛侠、钢铁侠、美国队长、绿巨人等无数超级英雄,人们记住的不是拍这些超级英雄的导演,而是漫威公司。据介绍,剧角旗下漫画公司剧象漫画已经集合了国内一批漫画领军人物,经过大半年的开发,三部漫画系列电影的第一季剧本即将出炉。接下来两年剧角会开发几百部漫画作品,而这些作品未来改编成影视产品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
见面一小时搞定奥飞动漫,几乎“一见钟情”

作为一个创业不过几年的公司,梁巍获得了奥飞动漫巨额斥资(金额和入股比例在此不方便透露),让圈内人的确大吃一惊。

在接受《首席娱乐官》专访时,梁巍复盘了与奥飞动漫接触的全过程。

“其实从去年4月我们就开始在接触了。当时是奥飞动漫来找我们聊《喜羊羊7》的营销,但正好我们在做《端脑》等国漫IP的研发工作。”梁巍告诉《首席娱乐官》,当时负责来谈合作的是奥飞互动娱乐的老大,而奥飞也刚刚成立影业部门,急需动漫IP。双方一拍即合,“当时奥飞这边的老大就无意中提了一句,其实我们也可以投资你们公司啊。”当时奥飞跟剧角刚刚见面一小时。

但就这一句无心的话,却在梁巍的脑海里扎下了根。“我太爱动漫了。”梁巍说,他本来就是一个资深动漫迷。“奥飞动漫又是国内做玩具起家在这个领域做到老大,这种诱惑我无法拒绝。”梁巍形容,这就是“一见钟情”。而当时剧角映画其实B轮融资已经结束了,但梁巍找了公司的所有高层开了一个会,第一句话就是,“我想让奥飞投。”2014年底,奥飞动漫和剧角映画签署了融资协议。2015年2月,剧角映画宣布获奥飞动漫数千万人民币B+轮融资。这几乎就是为奥飞“量身定做”的一轮融资。

现在梁巍已经与奥飞动漫的创始人兼董事长蔡冬青成了“密友”,几乎一个月就要见上一次。“毫不夸张的说,他是我的精神导师。”梁巍笑着表示,而蔡冬青也掩饰不住自己对这个后辈的欣赏。“他对我说,你很像我年轻的时候。”梁巍转述这句评价时还有几分羞涩,“蔡总很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,白手起家经历的20多年的创业过程,他可能觉得看到我身上有成功的基因,或者说人品还不错,做事情还比较实在,看东西也比较准,很像他当时做决策的样子。”

除了“气场相投”,奥飞动漫和剧角映画在业务上的互补性也是重要原因。

《端脑》、《雏蜂》、《镇魂街》,这几部在“有妖气”网站连载多年的科幻漫画拥有极高的人气,是有妖气的明星IP。剧角映画将开发改编它们为“MC系列”国漫真人大电影,总投资超过20亿,一共会做9部电影,花费大概6年到7年的时间。

本土漫画直接改编成真人电影,剧角映画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梁巍本人是很喜欢动漫的。在我们聊天的会议室里,就有足以令任何一个漫迷尖叫的堆了满满一长桌的动漫手办,其次,剧角是一家新的公司,人脉和资源都有限,在开发电影产品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障碍。梁巍选择了“真人改编动漫电影”,其实是走了一条弯道超车的逆袭之路。

梁巍认为,中国电影不像美国,美国电影是制片制的,即产品线,好莱坞六大成熟的电影体系里,最后拼的就是谁有多少成熟的产品线,也只有那些产品线才能估值。而中国电影是以导演为核心的体系,大牌导演资源牢牢掌握在华谊、光线、乐视、万达等大公司的手里。像华谊,华谊有中国最好的商业导演冯小刚,并且和他捆绑紧密,它在中国电影前20年的崛起也是得益于导演制。

剧角启动“MC系列”国漫真人大电影计划,从漫画切入电影,进而开发一系列的衍生产品比如玩具、手办等。而奥飞动漫是国内玩具行业最大的一家上市公司,拥有最完备的玩具运营体系,跟剧角在业务上有很强的互补性。

这样看来,剧角在选择投资方时似乎极具战略眼光。梁巍却诚恳地表示,这真的很大程度上是运气……当然努力是必须的,但运气也实在是很好。他们每一次选的方向和看到的东西,都是接下来有人比他们更需要的,像这次,奥飞动漫可能比他们更需要MC,于是合作就达成了。

但对剧角映画来说,在接下来的电影市场里,没有这么好的资源和条件让他们去放肆,所以他们只能抓产品线。梁巍认为,中国电影体系正在从导演制往制片制过渡,剧角映画不介意做一些新的事情来打破现有市场格局,开拓自己的产品线,即“MC系列”。

选中《端脑》《雏蜂》《镇魂街》这三部IP,剧角映画也有自己的考量。首先这几部漫画都是有妖气的明星IP,其次它们在内容上比较有指向性。《镇魂街》可以像《指环王》这样来操作,《雏蜂》属于机甲类,可以参考《钢铁侠》的方向,《端脑》则是科幻游戏的感觉,可以做成是《饥饿游戏》的感觉。而且这几部电影都是和国际合作的,《端脑》的概念设计就有6个国家来做,这已经是世界电影级的水平,从这也能看出剧角映画对“MC系列”的重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比起《三体》《盗墓笔记》这样的小说改编电影,漫画改编真人电影更容易为原作粉丝所接受。因为漫画本来就是分镜,改成电影之后画面只会更升级,呈现出更好的质感,不会和粉丝的想象有太大差别,这样留给原作粉丝吐槽的空间就会较少。所以这条产业链其实是,从漫画原作的粉丝,发展到更大的电影观众群体,这个观众群体再去消费漫画所衍生出的各种产品,比如app、游戏、硬件、玩具等,甚至还有各种品牌参与进来互动娱乐。最后要到达的形态是,电影本体销售所得在集团里占的利润比例降到30%,剩下的70%是电影传递的价值。剧角映画挂牌上市之后,准备用两三年的时间做到这一步。

估值10个亿,也会有忧虑

剧角映画从最初的一家电影营销公司一步步发展到如今,成为了一家全产业链影视集团,不久后即将运作上市。梁巍作为这样一家公司的CEO,也会压力山大,他跟同事抱怨,求换工作。“我想去抓产品,不想干我现在的事,现在我工作中99%的时间已经不是在做我喜欢的事了”,梁巍原来最想做的就是怎样做好一个电影,怎样把一个电影产品介绍给观众,现在他只有1%的时间能花在这件事情上。但撒娇无效。同事安慰他,你现在做这些工作,不就是为了以后能做更多的电影吗?

梁巍是8684年生人,B型狮子男,星座书上讲这一型的人最有责任感。梁巍好像正是如此。他不喜欢辜负别人对他的信任,比如C轮上市就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不愿意辜负投资人的信任,上市之后则又会有信任剧角的股民,他又不敢辜负股民的信任,背负的压力更重了。比起上市可能带来的幸福感,梁巍更先一步感受到的是压力。而随着剧角这个名字在行业里越来越多的抛头露面,梁巍也不得不走到台前来,这个时候也是他最担心的时候。因为人在默默无闻地做自己的事情时候,也许还能有一个缓冲的机会,而事情做大了,纷扰也就越来越多。

这个时候的梁巍,不但没有得意忘形,他甚至还有些战战兢兢。

“我经常在说你们谁能干这个位置我就换,因为我知道我也不是合格的,因为我每天在学,不懂得太多了。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,那是一个什么角色,开玩笑吗?那哪是我敢想的一个角色。”梁巍的话里是满满的谦虚,“但是因为我已经在这做了,我又不得不承担这个责任。当然如果有更好的人能把剧角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当成命一样的人,也愿意做我这个位置,他又比我能力,我马上给他。因为从大学一年级到现在,我就做了这么一件事。眼看着剧角映画从一个剧角映画电影合作社,变成了剧角映画工作室,变成了剧角映画传媒有限公司,马上15年6月底,又会变成剧角映画股份有限公司。”

梁巍本质上是一个有点宅的人,三观简单,逻辑直接。公司估值10个亿对他的个人生活好像并无影响。现在他的生活依然很简单。他依然在北京租房居住,不买飞机不买游艇不买车,生活里主要的事情就是工作,除此之外就是买玩具、打篮球和吃面条。他特别喜欢吃面条,家附近大大小小的面馆全被他吃过来一遍。每周日晚上两个小时的篮球也是雷打不动,出差出国都要往回跑赶上篮球局。而他最high的爽点是给大家发钱。因为不管是任何人因为他做的事挣到了钱,就说明他对大家是有价值的,他就已经成功了挺开心的。

他也有过跟“死神”濒临对视的时刻,“好几次,公司就剩下我一个人了。”梁巍说,“在同行眼里,剧角这个公司有点奇怪,太快。我每天都有危机感,这种危机感告诉我,如果你不快,就有可能被淘汰,所以只能往前冲,你冲得慢就会死。”

甚至也不是没有过金钱的诱惑。就在去年,剧角映画接到过一个公司的邀请——那是一个上市公司,想寻求并购剧角映画,估值3个亿。“有投资人跟我说,梁巍,把公司卖了吧,你就有上亿的财富了。”梁巍对此的反应是,“哦”。

“卖了公司我干嘛呢?”梁巍认真地看着我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我从小做梦就想干电影,最后我终于干成电影了,还把这件事做得像模像样的,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?”换一句话说,就是“别无所求。”

下个月,剧角映画将会在新三板挂牌并做市,未来会成为“新三板”的华谊兄弟吗?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